絕望與希望的隙間 - 傭兵設定02

 

[標題] [血多] 過往的設定前置作業
[時間] Sat Sep 21 05:32:58 2002

過去的紀錄,部分毀棄,但是,我的態度一直很認真的。

To Mukuro: 你覺得,迪亞斯的眼鏡怎來的? [07/17/02 01:58:49]
★ Mukuro 視力不佳來的? [07/17/02 01:59:22]
To Mukuro: 誰做的?誰給的?誰配的? [07/17/02 01:59:36]
★ Mukuro 你連這也要去想=.=? [07/17/02 01:59:52]
To Mukuro: 是的。 [07/17/02 02:00:02]

★ Mukuro 想太多..........你會寫不完 [07/17/02 02:00:12]
To Mukuro: 正是如此,我每次都這樣.....|||||||||| [07/17/02 02:00:24]
★ Mukuro (所以我剛剛意思就是要你不要想了.....嘆, 可憐的姊姊...自己挖洞跳)
To Mukuro: 我不想再發生一次某C那樣的設定慘劇嘛!>_<;;;;; [07/17/02 02:02:36]
★ Mukuro ......所以...? [07/17/02 02:02:52]

To Mukuro: 如果眼鏡贈與的設定成立,又會多一段(汗) [07/17/02 02:03:10]
★ Mukuro ..............................(攤手)
To Mukuro: 還有幾個設定我差點也要下去了..... [07/17/02 02:11:03]
To Mukuro: 就是到底是哪些武器讓他成為「傳說中的武器名匠」,哪些受惠者
★ Mukuro ...........................................想~太~多~
To Mukuro: 如果要補洞就要從頭補到尾.....這真是我的壞習慣|||||...

在這時才突然有了傭兵篇的想法。
鍛冶師則是為了證明迪亞斯用的不是魂在煉鐵...(歪頭)

因為A=B,B=C,D=C,所以A=B=C=D,
所以傭兵篇的獸魔邏輯是:水母=高里=松本=某人
不要問我為什麼。

[標題] [挖坑] 影技同人漏洞一堆=_=
[時間] Fri Oct 4 21:13:47 2002

※傭兵乎?鬥士乎?

To ANNASUI: 其實我這邊碰到巨大的設定問題/_\ 岡田老師和動畫組都沒說清楚的
To ANNASUI: 你認為,克魯達的所有傭兵(含守王宮的普通士兵)都會克魯達交殺法?

To ANNASUI: 還是不是,傭兵分成鬥士與非鬥士,鬥士會交殺法,一般不會。
To ANNASUI: 鬥士是怎麼學會的?從羅武的例子我們知道拜師學會的,而且,
To ANNASUI: 不論男女,克魯達都可能有個像是霍格華茲一樣的訓練學校(IN第六畫
★ ANNASUI 咦?地6話有提到嗎? 我不記得了 [10/04/02 00:01:47]
To ANNASUI: 第六畫,羅武跟廢王談話的競技場下面有一群學生在練早操。

★ ANNASUI 如果真有學校...然後? [10/04/02 00:04:06]
To ANNASUI: 為了解釋要成為鬥士得有門檻 [10/04/02 00:05:11]
To ANNASUI: 羅武拜師是有關係的,我想是關說得來的(毆)

因為我覺得那些守王宮的廢柴都不會否則怎麼會那麼容易就那樣被小G撂倒?
雖然按照這種鬼制度造成好像王宮裡住的都是廢柴(非常不合常理)
可是在小連攻城時我就有這種感覺=_=

不過靜美問的問題的確讓我想了會兒,為什麼我要這麼執著於去想這些設定。
我是為了解釋像是變色龍還是砂糖一樣的亞卻蘭不可能到處都沒門檻的轉入
克魯達的任何一個職業,特別是鬥士。

如亞卻蘭所說,他沒混入水靈姆純粹因為不想學寫毛筆字和關於暗殺的誓約等。
這叫做「進入障礙」,這些職業不可能這麼容易讓人進出,特別是,像亞卻蘭
這種普通人、混混,憑著打賭也可以改變自己人生的傢伙^^;;;;

亞卻蘭被芬多姆踢出來的原因除了爺爺(泥鰍一號)覺得他不能當、不適合當
聖普提亞(獸魔捕人)以外,我想也是亞卻蘭碰上了某種進入障礙而跨不過去吧!
像是念社會組的突然爬去念自然組的一樣,這就是進入障礙。

回到兵制問題,我覺得克魯達的傭兵分主要兩種,會交殺法者與不會者。
鬥士包括在傭兵的範圍內,指的是會交殺法者,他們沒有固定薪水所以可以
接委託賺外快養活自己,比有固定薪水的傭兵(如王宮工作者)有點自由和危險。
平時他們是這樣,戰時他們的責任則比一般士兵更重。

像是霍格華茲那種訓練學校一定有,直屬於王城,男女學生都收。
可能有鬥士受顧於此成為教師,要學交殺法者一定得有老師教,這裡我覺得
老師恐怕也有分,學校體系與非學校體系的。
我覺得拉古一家全部出身於非學校體系的,
羅武和曾經出現過的學生則是屬於學校體系的代表。

學校怎麼進?
我想是甄選考試報名之類的,要交學費當然,結業後?
至少一套免費制服是少不了的(笑)

克魯達街上很容易分辨哪些是鬥士哪些不是,因為衣著大不同的關係。
現在我比較難想的是,非學校體系出身的鬥士是藉由什麼樣的機緣嶄露頭角的,

以及,我一直在想的,會不會有偽。鬥士的存在,有沒有可能?
(當鬥士有什麼好處呢?)
會不會有人為了面子就去當假的呢?從這裡我開始考慮人世間搞不好是最多的
一種職業:騙子的存在。

扯遠了,回到亞卻蘭。
亞卻蘭說他是跟人打賭當上的(該X的小子突然冒出那句話害我得為你補洞=_=)
他一定設法拐到學費去學了,但是我有種他是中輟生的感覺,亞卻蘭倒也沒
跟我多說什麼(所以真的有可能是中輟生)
他對很多東西都是半瓶水狀態也是因為這樣吧!

我只是想更進一步地解釋為什麼他無法完全的使出克魯達交殺法的飛踢而已(笑)
我解釋完畢了!下一個!

[標題] [血多] 戰鬥的人生
[時間] Mon Oct 14 14:06:13 2002


「你..為什麼要當鬥士?」

『因為看起來比較帥吧!』

這是我傭兵篇算貫串全文的一個問題,雖然每次我家亞卻蘭回答的不一樣,
但他正統的回答是這樣(毆)
可是其實,我真的也想不出更好的回答方式。

只需要戰鬥、只能戰鬥、只要戰鬥的人生,我無法理解,
就算我自認過去曾經是個好戰的人。
亞卻蘭的自白裡提到鬥士也要討生活的一段我格外贊同,本來戰鬥就是不能
直接當飯吃,這或許是沒有生長於戰亂的我會說的很不負責任的話也不一定。

鬥士追求最強、守護榮耀、執行義務,行住坐臥都在戰鬥之中,
生活似乎過於簡單而純粹。
當上聖瓦魯似乎就像是得到博士學位,那麼年紀輕輕(一般來說都是20歲前後)
就拿到了之後?總得面對生活吧?
修練鬥士們在那之後於朝廷任職(喂喂!雍正看太多了bbb)
或是遊走四方、結婚生子(?)、或許作慈善事業、隱居起來。

運動類的好像也是這樣,所以我也一直沒辦法瞭解運動專員的樂趣。
說了這麼多,或許只是為僅寫的出日常生活瑣事的我開脫吧!(苦笑)
我是寫不出認真或是沈重的文章的,對影技。
那個解釋他們在戰鬥中心結所在、挖掘他們心理層面中那份棋逢敵手的喜悅
甚至進而悟出什麼戰鬥相關的人生道理(如為何而戰)等等的事情我沒辦法,
那像是冥王星之外的冰凍星球,跟我不同次元(苦笑)

所以我就寫成這樣的傭兵篇,不知道自己目標,沒有義務不大清楚自己所要守護
的所謂榮耀是什麼,只是過著自己的生活,只有在被問起時才會開始想答案的普通人。
其實這樣是對的,採用類似Dream小說的方法,因為我,根本不懂大哥們的心理,
這樣是沒辦法以第一人稱寫的(笑)

希望我家亞卻蘭的形象塑造的還可以,把他跟迪亞斯作比對。
我從一開始就強調他是普通人,想試著以普通人(甚至可能是平庸)的角度
去看那些追求著純粹的強而戰鬥的人到底是怎樣,但或許結果會跟凱因說的很像
「猴子怎能理解人的想法呢?」吧!(大笑)

最後,克魯達的人民除了鬥士以外,穿著的衣服顏色絕對不出白、淡藍和灰褐
幾種,哪像是鬥士的衣服多采多姿啊∼(還三層分色勒:P)
亞卻蘭是好孩子所以說實話唷∼(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