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望與希望的隙間 - 傭兵篇 05

BY TAMAGO


「亞卻蘭!後面那邊清好前面就準備收囉!」
『喔!好!』


雜物清理、委託單歸位、委託金存放、檢查物品清單........
要說融入一個環境最簡單的就是跟著別人做,再多作幾天搞不好我就改行了哪!
啊∼不對不對!我是來找迪亞斯的!
在沒有見到他之前我是不會讓威許回來上班的,恩!就這麼決定!

「後面有人送委託來,你去幫忙!然後記得叫他到前面來簽單子!」
艾維胡亂的拿走手上的檢貨單把我趕到後面去,我想著
"為什麼你剛走過來不順道把委託本給我"之類的牢騷走到後面,

呼呵∼口氣越來越像是這裡的長工了∼

後面的燈因為接近關門時間都熄的差不多,混雜的氣味從不遠的白日市場傳過來,
跟倉庫後面的味道倒蠻搭的。
等我的人半身隱在黑暗中,從門內透出的光只讓我勉強看到他手上的委託單,
那人腳步躊躇著,像是看到什麼不該看的東西考慮往後退中。

不會吧?

『對不起因為有點晚了,請直接從後面進來寫簽收單!』

一步兩步,火把逐漸照出他身上的披風,和我感覺得出來的,與不解相稱的厭惡。
我知道他瞪著我,不該出現的人。
但是他有不能離開的理由,我也是。


『我今天幫人代班,先進來把你的委託結束,蕾琺他們要收工了!
剩下的事情我會說明。』
側過身,迪亞斯半是不情願地走入門,嘴上沒有多說什麼。

不敢保證他真的會等我忙完聽我解釋,匆匆找到安比格拜託打掃後趕到櫃臺去。
信...啊∼蕾琺拿在手上!

『等等!』
兩人同時看向我,迪亞斯接過信收入自己的行囊,眼神像是在等雨停時刻的旅人。
想早點回家的蕾琺努力用一邊用眼神示意我不要拖延時間,一邊藉著清理
櫃臺文件和雜物的動作想讓迪亞斯離開這裡。
欸?真不是好說話的場面啊!

『那個...我有兩個口信給你,借步說話可以嗎?』
「在這裡說。」
迪亞斯雙手組在胸前,無視於蕾琺要趕人的意思。

『哦....第一、柴恩大叔下午來過,信是他拿過來的。
他跟你問好,然後6天後的14日要請你幫忙。
啊!還有他說你妹妹看起來好多了,雖然他是外行人也看的出來。』
提起妹妹,迪亞斯表情似不再那麼緊繃。


第二個,希望你好好聽啊∼

『第二,是來自昨天晚上惹你生氣的人。
他說很對不起,不應該這樣考慮事情...其實有很多事情都沒考慮到...
他的出發點只是想讓你多賺點錢,並沒有什麼惡意....』
這話自己說起來都彆扭,唔恩..道歉是重點!道歉!

『呃恩...他現在覺得很慚愧..所以...』
不知何時視線低了下去,趕緊偷瞄了迪亞斯一下,有點高興地發現他還真的在等我說完,
倒是我覺得自己真的在臉紅了....搞什麼?
蕾..蕾琺竟然在偷笑!哼哼!要笑就光明正大笑出來嘛!
沒聽過人道歉是不是!>_<;;;

『如..如果你黑翼還願意接那份委託的話,他會全程予以協助到交貨完成,
分文不取....』

沒有反應?好,給他時間思考,一秒.....兩秒....

『所以..恩...你沒有留言的話,就...』

「告訴他,想再見到我的話,明天早上10點前帶著100金幣過來。
這裡。」
迪亞斯順著我的話接,雖然說像是不給我難堪但可是我自己先出了紕漏啊∼
嗚恩..迪亞斯果然是好孩子∼


不過,100金幣不是小數目,要一個晚上湊到(而且還是深夜!),
這是對我的期許還是考驗呢?
何況,作什麼?


結果是,恩,有點讓我想起以前不好的經驗 - 把未來賣掉的那種,
雖然我上次逃掉了沒真的付出什麼代價,現在我可沒再逃的機會。
還好我的爛信用僅丟在佛瑞司、坎爾特那種小國,這裡我還算是清清白白的。
所以我現在得以一邊拋丟著第100枚金幣、一邊輕鬆地踢著小石頭往中心走。

唔...好像到的太早了.....可迪亞斯也不能怪我辦事效率太高啊!
提著錢在中心外面晃太危險,我請蕾琺幫我代管,卻免不了被她嘲笑昨晚的行徑一番,
喔喔∼夠了∼我可還真得避避鋒頭一陣子哪∼∼

忙了一早好想打個盹,反正有事蕾琺會叫我,找個陰涼處歇著。
看著路上過往漸多的行人,充滿生氣活力,每個人都可以找到屬於自己的領域,
每天為此賣命著。
不禁覺得克魯達真是好地方,連像我這樣的混混也能過日子。

「你這個樣子,會真像是街頭上的混混。」


...啊....天氣暖的我差點..不..真的是睡著了。
勉強忍住哈欠,來人頂著從樹葉間篩下的點點日光,看不清楚臉,但聲音聽的出來。
迪亞斯有點要爆發的語氣跟以前我的老師好像啊∼哈哈∼
不過這種時候可是不能惹老師生氣的!

『是!我亞卻蘭從今日開始改進!』
一躍而起,做立正姿打招呼,這才發現迪亞斯身旁有位年近半百的長者,
個子雖矮小,從穿著和接近後佈滿的藥味來判定該是為醫生?

「這位是委託人康賽普先生,我會請他跟你解說他所需要的獸魔器官是什麼,
然後,我要你委託他代你保管這100金幣:如果委託時間到我們還沒交件,
你這筆錢歸屬於他。」
迪亞斯不疾不徐地說出其實聽來很可怕的條件。
這是對我的、變相懲罰嗎?
啊啊∼黑翼果然也不簡單啊!不使出全力可能不行了哪!

要對沒見過的人作怪很簡單,真正面對時的可不是小心兩字了得。
康賽普先生搓著長年和各種藥材接觸而粗糙的手,顯得很不安,我努力擺出
"我是可靠的好孩子"的模樣好讓他取信。

討論如何交件的細節時,我數度瞥向迪亞斯那邊 - 他站在櫃臺邊寫信,
臉上的柔和好像已經在妹妹眼前說話,有種"啊∼他也會有那種表情啊∼"的感嘆。

蕾琺對我這邊做鬼臉,說我活該的意思...哼哼等我回來再來算帳!

回來.....我甩了甩康賽普先生交給我的,用特殊藥材浸泡過的布袋,
因為委託物本身即具有強烈毒性,直接碰觸會受到感染,這樣包裝以防萬一。
迪亞斯其實行事算很細心,連這一點都考慮到而把委託人找來。
那麼、好歹我也得讓"黑翼"刮目相看一下吧!

「那麼就拜託兩位了。」
康賽普先生執起我們兩人的手靠在額頭上表示感謝,迪亞斯面不改色,
但我居然有點不好意思,或許是之前的心態殘留讓我覺得"對不起他"吧!

目送藥師離去,我扛起行囊看了看迪亞斯。
『吃完飯就出發?』

他冷冷地回瞪。
「現在就走。」
起步、實踐他的話語。

啊嗚..還在生氣嗎??

『啊!喂...!
迪亞斯∼∼∼別這樣嘛!
我可還沒吃早餐啊∼∼∼』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