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望與希望的隙間 - 傭兵篇 04

BY TAMAGO


我知道我該道歉,或者至少讓迪亞斯知道,當時我為什麼要那樣說。
但是他暫時不會想見我,我也至少得先把他生氣的真正原因找出來才是。
所以我現在在這裡,委託中心後台,替今天"請假"的威許代班。

迪亞斯昨天一大早接了委託出城,算算他今天應該會來交件,說什麼都要和他碰面。
只是,要怎麼說可是傷透腦筋了∼
仔細想想我並不擅長道歉,因為幾乎不需要。
上次道歉是什麼時候?.......

「亞卻蘭!把這位帶去後面幫忙!
還有把這個拿過去給柴恩叔!」

安比格提過來幾個沈重的袋子和簽單,一位鬥士剛簽好委託書則過來幫忙,
呼∼他比我看起來有架勢多了∼
隨性的打個招呼,我搖晃了手上的布袋,有東西滾動的聲音,清脆的。

「唷!好久不見啊!葛萊西!
當初就跟你父親說你會成為鬥士,看看你現在!」
柴恩大叔用他粗壯的臂膀像是很大力地拍著鬥士的肩,他則很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來!把後面的東西都裝上去!」

這位看起來像是大半生都在貨物堆打滾的大叔將他略微發福的身軀轉向我,
「恩?你是新來的?名字呢?」

「亞卻蘭!今天代威許的班。」
盡量回答的很有朝氣,他看起來像是會喜歡這樣的孩子。
柴恩大叔發出像是礫石摩擦般的渾濁笑聲,伸過手跟我拿簽單。

「你看起來比威許識相聰明一點,要保持哪!」
啊啊∼大手拍過來了∼∼
還好只是比想像中還輕地摸摸頭而已,接回簽單檢查,大叔的目的地....聖地?

「把這交給櫃臺,聖地的信件可是不能怠慢的,特別是給迪亞斯的。
那孩子也真夠辛苦了!只一個人要賺那麼多錢...」

嘿嘿!這種程度的幸運可不能怪我了!
趕緊慎重地接過信瞄了一眼寄信人與地址,把語氣盡量放的正常,
『我知道了∼一定會親自交給她的...
大叔說的聖地..是那個貴族醫院?迪亞斯有親人在那裡?』

「不准這麼說!那可是救人的地方!你..」


不知道是不是剛一瞬太興奮而露出馬腳,柴恩大叔突然湊近,
把我從頭到腳細細地打量了一番。
竭力壓抑想往後退的本能,裝著笑臉說是後乾笑了兩聲。

「你是鬥士吧?」
『啊?看的出來嗎?為什麼?』
真厲害!
既然被看出來,對這種人說謊沒用,爽快地承認了更能博取好感。
不過這人直覺真靈,該不會跟"爺爺"一樣吧?

「你們鬥士都是一個樣,警戒心重的像什麼似的!
何況,有這樣的體格 -- 不當鬥士很可惜哪!」


柴恩大叔說著一邊拍打著我的肩膀和手臂,喔!還真有點痛!
「你跟迪亞斯熟不熟?」

『如果你說的是,那位"黑翼"的話,昨天晚上才一起吃飯呢!』
柴恩大叔看著我,知道我說的是真話。
我能取信於別人,多半是因為我說的是,"真話"吧!

「那就幫我傳個話吧!
下次是14日,就是6天後入聖地,迪亞斯要來幫忙的話就是那天。
他妹妹應該好很多了,雖然以我外行人來看啦!」


妹妹?在聖地接受治療?
...原來如此!
『14日...這樣轉告他就可以了嗎?』

「他會懂的,好孩子去趕工吧∼
那邊在叫你了∼」

咳!又是背上的猛力一拍!
大叔!
有沒有不是鬥士的人讓你拍成內出血的啊?

『啊....bbb
好∼大叔慢走∼』

好孩子?
這用來形容迪亞斯比較正確哪!
寫信的人是個藥師,字很工整,女的?
在信封後最底找到像是圖畫一般的簽名,佩利兒。艾特。
能讓聖地捎出信來的迪亞斯也真有他的!
雖然不算是什麼機密組織,頗負盛名的地方都一樣,這信也是經過層層檢查出來的吧!

聖地....那就解釋迪亞斯的怒氣從何而來了,身為病患家屬的憤怒。
我的確是不能體會,家人什麼的。
被姊姊掃地出門後換過一個又一個環境,鬥士是與友人莫名其妙打賭後當上的。
像是迪亞斯這種把身為鬥士的榮耀責任義務牢印在心上的人,難怪他會看不過去。


跟櫃臺的蕾琺特別說明了自己要親轉口信與信給迪亞斯後,慢慢地整理心情。
老天啊!
既然你都幫到這裡了,就要一口氣幫下去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