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望與希望的隙間 - 傭兵篇 03

BY TAMAGO


細心分析起來,迪亞斯該是那種想很多而且作任何事情都會明訂其目的的類型。
呵,我的意思當然不是絕大多數的鬥士都是直線型的傻瓜或什麼的,
畢竟鬥士除了榮耀和義務之外也得餬口飯吃,跟這國家或甚至其他貧窮的小國
任何職業的人民都一樣。

我提議下樓邊吃晚飯邊談,現在的時間剛好卡的他睡也不是不睡也不是。
迪亞斯揉著眼睛想讓自己清醒點,手臂的繃帶晃晃鬆脫了,露出大片面積的傷口。
我點亮房裡的燈好讓迪亞斯翻找他的醫療用品,卻聽見一串腳步聲停在門前。
打開門是那個跑腿的小弟,絲珂要他上來看看狀況的。
我請他清掉迪亞斯換下的雜物再端盆熱水上來。

嗚哇....看起來真嚇人。
『迪亞斯,手上的傷是擦傷?要不要試試我的藥方?
上回我被像是這麼大的(雙手比出這房間的寬度)獸魔撞倒的時候,
芬多姆他們給我的,真的很有效呢!』

「....你是鬥士,為什麼會跟聖普提亞扯上關係?」

啊∼每次我說我在芬多姆的事情總是會有人疑惑,奇怪?
比起水靈姆來,聖普提亞好混多了啊?
真的沒有人這麼做過嗎?

『這個嘛....沒有明文禁止說鬥士不能這麼做啊?不是嗎?』
少年敲門後把熱水端了進來,我一手接過一手打開藥罐給迪亞斯看,
綠色的藥膏透著不知名草香,清爽的味道很快地散在房間裡。

『需要我幫忙嗎?』

尚未離去的少年不知為何臉上堆滿笑,迪亞斯看看他,先是苦惱又皺著眉
像是下了什麼決心地偏過頭,把長髮攏齊到左邊,以我沒聽過的輕細語調說,
「拜託你了。」

沒必要這麼難為情吧?
可能迪亞斯並不習慣接受幫助?
唔...雖然我的確算有目的不過我不會以此來要脅別人啊∼
下次該先註明這件事。

事後我才從絲珂和納亞(那少年)問到為什麼,原來是他們與同樣也認識迪亞斯的
廚子打了賭 - 因為這是他們第一次看到迪亞斯的同齡朋友。
他們說迪亞斯通常不讓陌生人接近,但我竟然沒立刻被轟出來就表示多少有點交情。
嘿嘿∼算是一點小勝利吧?
不過至少不要討厭我啊!


我可是非常期望成為「黑翼」的搭檔呢!

他知道我是有目的的接近他,儘管我已經努力地表現出坦率,他似乎仍對我
輕易讓人相信我是他"友人"的本領感到沒來由的厭惡。
.........覺得,像是被怪罪為什麼人緣好,
唔嗯....我也不知道啊∼

樓下的酒館熱鬧吵雜不亞於白天,我以剛好蓋過人聲的音量閒聊。
迪亞斯一直很安靜也不知是不是聽進去,可能因為太累或是戒心未除,
而我耐心地等他吃完一半以後才開始說正經事。

『你看這個,』
盡量友善地把資料遞過去。
『日期用截止日而非達成期限表示,我查過了。
委託人是個住在克魯達城外的藥師,他已經是第四次修改截止日期了,
而且委託金不斷提高,看來很心急。
你不覺得這是個機會嗎?』

他揚起眉,投射過來的厭惡絲毫不減。
好吧!把話一口氣說盡好了!

『內容明明很簡單,只是需要某一種獸魔的器官。
過去沒有人接正因為沒有把握去找只憑著口說和圖像認知的獸魔,

你不也因此而打退堂鼓的嗎?
但是我見過那種獸魔,以前在聖普提亞可不是混假的,再加上你Black Wing
可說勝算十足哪!雷恩森林來回只有約3天路程,扣除找尋捕捉的時間2天,
這樣距離截止日還有3天的餘裕。
所以我在想∼先吊委託人一點胃口,等時間越接近,他說不定還會
提高金額...

嗚 ---

酒的味道竄了進來,從鼻子吸了一點進去而嗆到。
『咳....你..』
抹去差點滴進眼睛的酒,半模糊的視覺只見迪亞斯站了起來,很憤怒地,
手上那只杯子只因為我身後還有人所以沒砸出。

「你這樣還算是人嗎?
竟利用別人的處境落井下石!
病人家屬的心情是怎樣你想過沒有?

你根本不配去接這委託!!」

啊啦啦....惹他生氣了,而且是很絕斷的那種,真糟。
他忿忿地走開,完全無視於他..或我引起的眾人注目,到櫃臺付清酒飯錢後上樓。
四周稍微靜了一下,交頭接耳此起彼落又回復適才的熱絡對話。


『呼啊....』
攏攏被酒潑濕的頭髮,對隔壁桌收拾的納亞苦笑了下,"沒事"了的揮揮手。
迪亞斯他剛剛...不是出於同情的憤怒,而是一種,同理心的斥責嗎?
去!情報蒐集該做的更周詳才是哪!

白天....他那時詢問的信件或許是他發脾氣的關鍵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