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望與希望的隙間 - 傭兵篇 02

BY TAMAGO


「喀咿-噠--噠~~~~」

去!這木門該修了!
看這家店生意不錯總也該讓客人住好點用好點吧!
不過房內沒有動靜,只有常客才能聰明地挑中離沸騰人聲最遠的角落,休憩。
向內的門開了一半,床在我看不見的右邊,陽光照不到的地方。
正對的唯一窗戶沒闔上,太陽已經落的夠低,恰讓窗邊抓住最後的光彩,落在腳前。

離床最近的椅子散放著換下的繃帶及染血布條,我小心翼翼地靠上門好完全探得全貌。
迪亞斯側躺著左半身說明了原因:右肩到上臂被厚實而拙劣地包紮,從綁法看來
八成是自己的傑作。

我把洗淨的披風和備用品放好在桌上,使出我對待好武器的手勁不發出聲響。
這是跟小姐問來的交換條件 - 迪亞斯拜託絲珂(那小姐的名字,覺得太拗口了點∼)
下午三點來叫他起床,不過她一下子忙忘了直到我"提醒",她便委託我這位"友人"
把迪亞斯的東西送上來。
比起我以往的潛入,這次算輕鬆的,上次沒弄好可被獸魔追了好幾小時!

他背對著我安穩地睡著,我靜下心也還是沒察覺有任何異樣。
人啊∼其實很奇怪,精神要好起來可以強迫自己幾天不睡或是少眠,
但只要一睡過了那限定的時間,所有的疲勞都會一擁而上,像現在。


走近,本想用普通的搖肩膀方式叫他 - 鐵定很有效不過我大概馬上會被他殺掉,
『迪亞斯......迪亞斯..起床了∼』
沒什麼反應,睡死了?
彎下身,
『迪亞斯,太陽下山了,中心不會等你囉!』

然後,我得感謝老媽把我生的神經反應還不錯,他的出手毫無預警!
當下看到一道黑影朝我襲來第一時間頭往後閃帶開自己身體,向後的左腳卻先行鉤上
身後的椅子,手肘撞上椅背後是一陣酸麻不過我也沒時間說什麼地跌坐在椅子上。
儘管是多麼不順手的反身出招,迪亞斯的黑翼依然不偏不倚地直指我的咽喉。

『......』
眼、手和黑翼的完美配合,雖然是小試身手,親身體驗的滋味還是不同凡響哪!
嘿!難怪沒看到黑翼,他居然把它放在枕頭底下?
這麼說他知道我進來而且也一直以背對誘敵等我更近一點嗎?
可怕的傢伙,不過就是這樣才是「黑翼 - 迪亞斯。拉古」啊!
不對!等等!我得想想要怎麼說.....

夕陽的餘暉並沒有緩和黑翼刀刃的寒光,我先舉起雙手做投降狀。
『絲珂叫我來的..恩!請向本人確認...所以...』
確認自己還有沒有後退的空間,多爭取點發言的額度。
『還有絲珂說很抱歉她一時忙到忘記了..』

迪亞斯注意到外面太陽的位置,瞬時把黑翼收起來,但似對這種尷尬的場面不想多說。
臉上流過些許懊悔,摸了摸剛才顯然是勉強出招的右手臂,咬著牙開始著裝。

『那個....迪亞斯,你該不會是想去中心吧?』

「你想說什麼?」

聲音比白天更低,完全不像是16歲小孩該有的樣子哪!
對陌生的大哥哥..好吧!闖入房間嚇人的是該這麼警戒。

『中心今天是結算日,所以下午三點開始不開放委託外放,僅會簽收已完成的委託。
 相信我,我是看著他關門才過來的!』
恩...後半是假的,但是威許老早就說他們今天下午結算日會休息,這我很確信。

迪亞斯沈著臉,然後像是突然想起什麼,忿忿不平地把靴子甩回地上。
向後一坐,他盤膝在床上,這次是真正疲倦的神情完全覆蓋了他。
「之前..抱歉。」

這樣才對嘛!
知道自己做錯而道歉的是乖孩子,雖然這次算是我不對,不過,修練鬥士是人,
修練鬥士見習當然也是人,做錯事應該的。

我從椅子站起,緩緩地把我的行囊以我認為最不具威脅性的動作拉到身前,
『不用道歉,是我不對.....所以....為了補償你,』
這時候搞烏龍可不只是被獸魔追那種等級的下場了,恩!委託的資料沒拿錯。
『願意賞點光一起看看這份大委託嗎?』

過了半晌,似乎只有逐漸昏暗的光線形成黑影在他身上移動。
「你是誰?」

喔!對!差點忘記了∼怎麼可以這麼失算哪!真是!
『亞卻蘭。拜爾,跟你一樣是鬥士不過等級差的遠了∼
 幸會!

 黑翼 - 迪亞斯。拉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