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望與希望的隙間 - 傭兵篇 01

BY TAMAGO


迪亞斯。拉古

簽名總是草草帶過,與其說是個人特色,不如是它的主人過於心急想趕快了結。
不該出現如此頻繁的名字,但是能配上瞬間竄升的委託達成率的,如果是
這名字也不為過。

真的是本人嗎?

我從中心的威許拿到的資料應該不會錯。
最近他一人連續接下5、6件委託,而且幾乎都是提早交件,不管委託的難易,
只要是距離來回近者幾乎被他拿走。

雖然同是鬥士的我實在不該抱怨太多,委託本來就不該分大小輕重。
但令我好奇的是,身為下任修練鬥士呼聲算高的那位「黑翼 - 迪亞斯。拉古」,
為何也會接運送、護衛等無聊的差事,活像是沒錢娶新娘般的狂打工?

戰場上所向披靡的「黑翼」,該在屬於他的地方展翅才是。

 

「好的∼確認完畢,請在這裡簽名∼」

「恩.......請問,有我的信件嗎?
 署名給迪亞斯的。」

就是他?
外顯年齡幾乎跟我差不多,有種可以跟他稱兄道弟的錯覺,我不斷地提醒自己
他才16歲,儘管他散發的氣勢已經足以壓倒同樣也在中心排隊的大部分鬥士們。
想想我們的英雄史卡菲斯和克林姆遜,甚至上溯至我們偉大的國王鷹眼,
要成為修練鬥士就得要像是這樣啊?

我在中心附近徘徊了半個早上,迪亞斯果然馬上為我的統計紀錄多添一筆。
從委託內容物看來,他至少提早了3天交件!這麼急?
左手拿筆簽字顯然很不熟練,一直隱在披風內的右手怎麼了嗎?
受傷?臉色的確看來很糟。

「好的,這是您所要的委託金。您需要看新的委託本嗎?」

「不,謝謝。」
彷彿再多說一個字即是累贅的短促回應,拿了錢後迅速離開櫃臺,儘管撞到
身後的人也不停下,無視於身後的幾言謾罵。

"要去找醫生嗎?我可是認識幾位不錯的。"
-- 這樣地去打招呼會被人視為圖謀不軌吧!
保持著一定距離,只是想跟著他走走,看黑翼會把我帶到什麼地方。
卻沒想到,他轉入市場後的小巷閃了幾下就不見。

"卡噠卡噠",是什麼東西搖動的聲音。
我看看四周,只有不遠處酒館掛著的招牌透著可能的跡象,賭著直覺走了進去。
被發現的話也沒辦法,不過我本來就喜歡直來直往。

迎面而來熱絡的笑聲和話語,一個斜靠在近門處的醉漢毫不在乎地散著惱人的氣味,
他的友人正要把他抬出去。對中午來說還是暗了點的光線,其實這地方不算小,
它是旅店的附設酒館,房間分兩層呈馬蹄鐵狀的圍繞,出口就是這裡。
開放式的空間,讓這旅店更特殊的地方是一眼望出的小庭園,彷彿是為了要沖淡酒館
常有的粗魯氣氛而刻意保養的花草和水池的確有那麼一點效果。
右手邊的櫃臺兼做吧台,調酒兼管帳的小姐正在與客人對話,從那笑容就知道是熟客,
而我不由得為自己的幸運拍手。

「到時就拜託你了。」

「好!那等下我叫人幫你把熱水送過去∼」

在櫃臺上放了住宿費和算來合理的小費,迪亞斯直直地往庭園旁上去的樓梯走去。


我揀個視野最好的位置坐下,默默地記著他進入的房間。

下午要耗在這裡了嗎?
我無聊地把手上的委託資料拿出來研究,找迪亞斯是接這委託最重要的步驟,
與其說是這案子需要強力者如「黑翼」才能完成,不如說是我想接近他,
想在最近的地方看他施展絕技。

鬥士以自己的身體當作武器,克魯達流交殺法也大多是以此為基礎,使用武器者
除了本身即是習劍技以外,幾乎很少見。如果迪亞斯能成為修練鬥士,應該不會是
因為"黑翼"的關係,那武器是為了橫掃千軍的戰場而誕生的。
正因為如此我更想看,不在鬥技場上的迪亞斯。

我看著店內的少年端著一盆熱水和幾條毛巾上去,四...三...倒數第三間,右邊。
不一會兒他抱著換洗的衣服出來,往另一邊跑去。
打量著日光和時間.....迪亞斯今天打算休息嗎?
還有他剛剛拜託那位小姐什麼事情?

『小姐!再來一杯!』
「喔∼來了!」

也請順道給我點消息吧!小姐!